学术成果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学术成果» 著作

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著作类一等奖:周大鸣《凤凰村的变迁——<华南的乡村生活>追踪研究》简介


  “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著作类一等奖”——周大鸣:《凤凰村的变迁——<华南的乡村生活>追踪研究》简介。

  

  

一、本书基本内容及结构

  《凤凰村的变迁》是笔者于19941997年间,根据美国学者葛学溥(D. H. Kulp)《华南的乡村生活:广东凤凰村的家族主义社会学研究》一书所做的追踪调查与研究。笔者运用人类学的理论方法,针对葛学溥书中所涉及的内容,重点就人口、婚姻家庭、生产经济、民俗信仰、宗族制度、村镇政治制度及凤凰村与周边村落的关系进行了再调查,全面展示了凤凰村80多年来的历史变迁和发展现状。本书就一些人类学的核心问题与葛著进行了对话,并从中观和宏观的视野,分析了中国乡村社会传统文化复兴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探讨了乡村都市化的动力与方式,是近年来中国人类学界推出的重要著作之一。

  本书共分为十四章。第一章描述了潮州市、归湖镇的自然生态和社会背景;第二章讨论了与本研究相关的文献和方法论;第三章论述了凤凰村的经济生活;第四章描述凤凰村的人口变迁;第五章论述凤凰村的婚姻,描述了婚姻习俗,并就解放前后进行了比较;第六章讨论凤凰村的家庭;第七章论述宗族制度;第八章论述了凤凰村的“轮伙头”与老人赡养;第九章讨论了凤凰村的信仰与习俗变迁;第十章讨论了凤凰村的教育制度;第十一章讨论了政治制度和文化的变迁;第十二章从凤凰村透视更大的社会,探讨了村落之间的互动与关联;第十三章对凤凰村的未来提出了一些预期;十四章为结论部分,对全书进行回顾,探讨了凤凰村变迁的内外动力,并对葛学溥《华南的乡村生活》一书进行了简短的评价。

二、 主要理论创新和学术价值

  该书的理论创新主要体现在三方面:

  1)对国家与社会的互动关系做了新的探讨。国家与社会是现代人类学和社会学研究的重要问题之一。在葛著中,作者主要关注的是他所说的“家族主义”与西方话语中的市民性、资本主义、个人主义不相容的问题,对国家与乡村的关系则探讨不多。而在周著中,既探讨了家族主义,同时也注重国家与社会的互动关系,并在这方面做了较多的探讨和分析。周著通过扎实的人类学调查指出,1949年以后,政治制度发生了急剧的改变,社会的政治、行政、经济和意识形态中心合而为一,国家与社会融为一体,资源和权力高度集中。乡村人口被划分为不同阶级,每个人都被组织到一个社会组织之中,那种以亲属和家族关系整合的村落社区已不复存在。土地制度也经历了从“耕者有其田”,到合作化、公社化,再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过程。作者认为,国家与乡村的关系是互动的关系,国家根据自己的理念对乡村社会进行重塑的同时,乡村本身也在不断适应国家的变化。

  2)分析了乡村传统与现代的关系。作者不仅对凤凰村的各种制度和习俗做了全面的描述,而且探讨了乡村传统与现代的关系,并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作者根据凤凰村的文化发展脉络,展示了传统和现代在特定历史条件下的对立统一过程。他指出,从凤凰村的变迁看,其村落文化的发展是持续的、不可分割的。政治的变迁虽然引起了村落各方面的变化,但一些最基本的因素却顽强地保存着,并没有发生质的变化。传统的制度和观念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只要有某一部分复活,就会引起连锁的反应。而且复兴运动并不是简单的重复,而是经蜕化后向更高层次的发展,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文化变迁的一种“反应运动”。

  3)探讨了乡村都市化的途径。乡村都市化是现代化的重要方式之一,如何解决乡村都市化中存在的问题,是许多人类学家和社会学家探讨的重要问题。作者认为,由于中国存在独特的城乡二元结构,所以乡村都市化这个全球性的问题在中国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这就是在城乡分割的二元体制下,乡村如何通过自身的发展走上都市化之路。周著还指出了导致“二元结构”的一系列具体政策,如户籍制度、土地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本书在凤凰村研究的基础上,把都市化归结为五个方面:一是人口结构的变化,从事非农业的人增加;二是生产方式的改变,第二、第三产业所占比重增加,出现了农业的多样化和经营方式的市场化;三是生活方式的改变,人们的衣食住行和娱乐向都市生活转变;四是大众传播、传播媒介随着乡村生活水平的提高日益渗透到乡村社会,成为乡村社会变迁的动力之一;五是思想观念的改变,人们的文化教育水平不断提高,人的整体素质也在不断提高。

  该著作的学术价值在于:

  1)从研究方法上看,本课题丰富和完善了人类学追踪调查方法。本研究选择前人研究过的社区,根据前人的著作,与自己调查所得的资料进行比较,由此阐述该社区的文化变迁。这种方法既延续了先驱者作品的学术生命与意义,又获得了重新审视这个地点的机会;

  2)从研究领域来看,本研究与汉学人类学研究密切相关。葛学溥的研究对汉学人类学具有开拓性意义,本研究作为葛学溥研究的延续,将为汉学人类学相关研究提供新的资料和依据;

  3)从研究的理论上看,本研究属于文化变迁的研究。本研究通过对比凤凰村的历史和现实,对葛著中的71个结论一一做了回应,阐述了村落变迁的过程,为理解人类学文化变迁理论提供了民族志典范;

  4)从研究类型上看,本研究属人类学社区研究。中国人类学具有良好的社区研究传统,本研究通过对同一社区前后80年左右的变迁进行分析和对比,加强了社区的过程研究,对于丰富和深化中国社区研究极具价值。

三、本研究的学术影响或社会效益

  回访或追踪研究,是研究社区社会和文化变迁的重要方法之一,很早就为人类学所采用。20世纪上半叶的一些中外人类学家,曾以社区研究为手段调查研究中国的一些汉族乡村,出版了一些影响中外学术界的重要著作。20世纪80年代后,人类学在中国复兴,人类学者中的中坚力量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对这些学术名村的回访。

  回访不仅延续了田野点的学术生命,更铺设了新老人类学者间进行跨时空对话的路径。回访的工作加强了社区的过程研究,多种重要的学术问题获得了综合的机会,因为触类旁通的观察恰恰产生于社区过程之中。回访开通了人类学历时研究与共时研究的新思路,其学术价值是不言而喻的。

  本课题追踪研究的“凤凰村”,在这一系列学术名村中有着独特的位置,因为它是中外学术界第一个从民族志的角度研究的中国乡村。本研究对凤凰村的回访,与另外一些学术名家对其他学术名村的回访一起,构成了新时期中国人类学重要的研究成果之一,将对中国人类学向前发展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除此以外,本研究也对地方区域文化研究具有重要意义。本研究属于潮汕文化范畴,潮汕文化是近年来兴起的,已成立了专门的研究学会和出版了相关刊物、系列丛书。但目前潮汕文化的研究主要还是停留在文献资料的整理和历史文化研究上,相关的田野调查才刚刚开始。本研究既为潮汕文化研究提供了村落发展的实例,也为人类学介入潮汕区域文化研究开辟了道路。

  

  来源】中山大学社科处